毕业随想

终于,这个季节还是到了。坐在清湖边的石墩上,透过树荫的烈阳依旧晒得我睁不开眼。我微微抬头,回味着波澜且有色彩点缀的四年。我这样想着,伴随着记忆深处涌上来的碎片,在时间的缝隙中如浪花般飞逝。这座校园是我未来人生的起点——自己随着入学以来便目睹着这座学校的变化,一座座新楼在学校建起,有着七十多年高龄的学校,现今也充满了现代化的气息。如今却由她目送自己的离去,使这次的典礼成为了人生阶段性的终点,也成了我和学生时代的揖别。

宋志平体育馆是我入学以前就一直规划建设的建筑,由于施工原因,经信楼门口的小西门到李四光楼门口的直道也只剩一条狭窄的林荫路,这可苦了前两年在李四光楼上课的我们。近日体育馆得以建成,场馆内的授予仪式光鲜而庄重,宣告着这一届学生的离别。台前拨穗的领导约有10人,其中有几名院士、也有校长和党委书记,是相当豪华的规模,自典礼开便一直站着给学生拨穗拍照,将枯燥无味的动作持续了两小时,可以说是相当有毅力,彰显着成大事之人的品性,不由得让人心生敬意。待到我走上台前时,只觉得心神有些恍惚,按照流程来说是要由我们毕业生主动去握手的,那位同我握手的书籍却没有一点架子,微笑着向我伸手祝贺。我也赶忙握住他的手,接受了拨穗这一典礼的流程。室友那里有幸轮到了校长,在下台之后就被记者拉去做了采访,想来是相当重视的环节。退场后也就一直坐在台下等着,直到典礼结束,和同学回了自己的校区。

虽说是最后一次参加学校的典礼,可除了挤满校园的学士服之外,自己对离开这件事尚且没有什么实感。直到人去楼空的今日,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寝室如今变得格外空荡,心里却突然被怅然填满。学生时代的梦想离我远去,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回,尽管如此,我也不为这四年来的任何一件事后悔,哪怕时间倒流也依旧会卯起来蹉跎。我想这才是真正的我,从始至终未曾变过的我的意志,造就了行走在如今的我。

在我敲下这些文字后,已经是深夜时分了,我向窗外望了最后一眼,连绵的阵雨终于停歇,外面传来阵阵稀寥的人声,车辆驶过积水路面的声音格外清晰,正如往常一样的静谧,正如往常一样的城市。是时候做个好梦了,明日醒来又将是全新的我。

再见。

2019-2021 Nishikinor undefined